仙剑奇侠传_逍遥游百科

广告

仙剑同人文之天河篇 青锋无刃

2012-12-09 18:13:46 本文行家:慕容天华

我是云天河……只是名叫云天河,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告诉我也可以叫做云阿三

·过往云烟

我是云天河……只是名叫云天河,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告诉我也可以叫做云阿三……那时我一直不明白,为啥人可以有几个名字,如果有几个名字,记起来不是很费力吗?只是在那多年之后,当我和菱纱,紫英,梦璃再次回到青鸾峰的家,一切仍恍如昨日。还有那把引发了这一切的望舒剑,望舒剑吗……可能也只是名叫望舒剑吧,若是时光流转,我宁愿它就叫做这是剑。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用世俗之物打造的剑而已。这样,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的是是非非,生离死别,前退两难了吧。

·入世

宛若天人的梦璃,玉树临风又为人正直的紫英,和他们一起旅行,真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调皮玩闹的菱纱,被她骗下山来,我也只是想寻找关于爹和娘的过去,从未想到后面会这许多的曲折。播仙镇爬山,拜师,被戏弄的须臾幻境的财神爷,救月牙村的人,借水灵珠,遇到大哥,寻找三寒器,赶走即墨的狐仙,夜晚烟花下的约定,梭罗树仙女的惨剧,居巢国的争执…………………………

只是,梦璃离开了,一切都开始渐渐的变得不再那么单纯,大哥的接近是意有所图?!菱纱就是望舒剑的宿体?!梦璃的家乡居然是那个幻暝界?!而事情的真相,竟是大哥掌门他们一开始就计划好的阴谋?!我不相信,无法相信。

直到,我在昏黄的天空下,再次踏登上了琼华派的卷云台,见到了那个周身炽烈无比,眉间尽是狂态煞气的那个人……

·生死于我?于天?

在幻冥界,当怀朔被那些琼华派弟子一剑穿心而亡,当那些灵力远远低于自己的梦貘被那些弟子肆意屠杀的时候,当真相与现实用鲜血和生命画出如此残酷而悲凉的一道沟壑的时候。我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剑,催动体内的冰火之力……我和紫英到底没有痛下杀手,只是将这些弟子一个个赶出了幻冥界外围,尽管我不像紫英那般,在那个门派里面整整生活了十多年,那里的人,哪一个不是他的挚友,亲人,可是,当他愕然发现,自己的亲人竟然会如此冷漠的将怀朔杀死,甚至那股杀意直接对向了自己。他的心中,一定更加痛苦吧……幻冥界外围,也有不少因为梦貘反击和防御法阵催动而被杀死的弟子,我们只是匆匆走过,只是,那心中浓烈的悲哀感,将成为我们永远无法忘却的噩梦……

我命由我不由天……说的真是漂亮,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自己的修为自己也清楚早已远远胜过下山之前。可是,我真的就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了吗?正非正,邪非邪,善恶在人心……自己曾以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事情永远没有那么复杂。直到大哥那双充满邪气,又带着对过往、对生活的无奈与怨恨的眼睛,随着那道金光一闪而逝,那柄赤红的羲和剑亦紧随而去……我便明白,我并不恨他,相反,大哥才是这场命运大玩笑的最悲哀的牺牲品。

·卷云台上,云卷云舒

持剑之手在颤抖,却坚定。紫英曾说,宝剑通灵,与主人转战之余会渐渐心意相通,剑式更加圆润自如。飞雯焕日静静的倚在身旁,相处多日,它的灵力平稳的运转在我周围,面前是那个曾经那么亲切的一个人,如今,人非物亦非。我从未想过我们之间会出现的情况里,会有这种最不愿意见到的一种。那个人的灵力已经调动,那柄羲和剑闪动着诡异的鲜红,就如同我们在冰天雪地的琼华派里看到的那些死去弟子身体里流出来的血,只是,渐渐冷却,失去了温度。

交手的那一刻,那柄入邪之剑的冲天气焰,引动着那个人身体里最原始的嗜血本性。我闭上眼睛,飞雯焕日的灵力迎着那片妖红而去,平淡却刚毅。

呵呵……九成功力维持琼华派不坠,仅动用一成的功力和我们三个人打。大哥,你不忍打,我更不愿打,可是,你却把菱纱,门派里的弟子,山下的无辜百姓的生命视为儿戏,逼着我,和你打,直到,我被你打败,或者,你被我杀死。

之后沉眠了那么久,我的意识里出现最多次的,就是那卷云台上,漫天纷飞的五彩灵力,如同过往的云彩,艳丽如昙花一现……

·沉眠

我很少用右手射箭,因为,右手尽管力度更大,但是稳定性和精准度都远远不如左手。但是这一次,我必须将体内的冰火之力灌注在天河剑里,配合后羿射日弓的无匹神力,将下坠的琼华派废墟毁去。天河剑如一道白光般一闪而过,真如白虹贯日,瞬间隐没在那片充满着天火之力的阴影里。

大地颤动,天空轰鸣,那片阴影渐渐消于无形。我依据大哥的办法,摧毁了琼华派废墟,拯救了山下的很多百姓。可是,我丝毫没有一丝开心,那不过是一种赎罪,因为,自己曾经也被称作,神的使者。

一种我无法抗拒的疲劳感和厌倦向我袭来,很想睡了……

这就是……逆天改命的……代价吗?

好累……

可是,却很满足了……

…………

·别离

菱纱和紫英把我带回了青鸾峰,我的意识里都是黑色的,看不到一切。沉眠了这么久,这种感觉,让我很久违。

我看不到他们,但是,一种由灵力形成的影像出现在脑海,这就是神龙和句芒赋予我的半神之力的效用吧。能逆天改命却只失去了视力,也该知足了……

我明显的感觉到,菱纱她那种独特的灵力日趋虚弱,后继无力,即便我全力为她续力,也已经不见起色。可是她却告诉我自己活得很满足,只是她唯独愧对紫英,家族的宿命只能由后来的族人们改变,她认命了。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她轻笑着对我说,天河,此生,我生尽欢,死无憾……而对着紫英,她只是露出了一个充满愧疚的微笑……然后,我感觉不到她的灵力了……

·重逢

许久之后,当菱纱的墓前已是郁郁葱葱,当那柄望舒剑还残留着她的一丝灵力的时候,一份有着轻轻的哀伤,却又无比熟悉的灵力来到了山上。我感觉到,玉簪,丝带,和帝女翡翠上残留的灵力一样的人,身上有着和离香草一样香味的女孩。

我推开门,第一次感受到了阳光的一点刺眼,朦胧中,是那个身着紫衣如同仙女般无瑕的女子,就站在菱纱的墓前,轻轻抚着那望舒剑。

当她转过来时,我突然清晰的看见了她的眼睛,有惊讶,有思念,有愧疚,也有喜悦。

但是,我清楚,我不到,一时间,感到释怀,缓缓的伸出了手臂,微笑着静静感受那股恬静的灵力。

梦璃,是你吗?

分享:
标签: 天河 回忆 分离 重逢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