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_逍遥游百科

广告

致心中最爱——柳梦璃

2012-09-30 00:44:23 本文行家:幽璃纱柔

青鸾峰上,几声清脆的鸟鸣声过后,不远处的树阴下,恍惚有你的身影在轻移踌躇。梦见樽随风飘散,一个紫色的身影缓缓走出来,你真的回来了,依旧是风华绝貌,依旧是仙姿飘曳,依旧是那样的忧伤。蓝衣男子静伫在山峰的缘边,蓝白之衣,背后的剑匣,他依旧在等待,静默的听着身后,愈行愈近的脚步声。略微回转头,余光看到了紫色的身影,心里,忽然释然了很多,“你来了……”“紫英……这些年来,过得可好?”看着他的白色发丝,多种

       青鸾峰上,几声清脆的鸟鸣声过后,不远处的树阴下,恍惚有你的身影在轻移踌躇。梦见樽随风飘散,一个紫色的身影缓缓走出来,你真的回来了,依旧是风华绝貌,依旧是仙姿飘曳,依旧是那样的忧伤。

       蓝衣男子静伫在山峰的缘边,蓝白之衣,背后的剑匣,他依旧在等待,静默的听着身后,愈行愈近的脚步声。略微回转头,余光看到了紫色的身影,心里,忽然释然了很多,“你来了……”

      “紫英……这些年来,过得可好?”看着他的白色发丝,多种滋味,故人终于见在眼中,心里千般话语涌将上来,却只能道出这句问候。

      “……无所谓好不好,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他压抑着心里之感,说出这样的话,微风吹起了他的衣襟“惟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曾更改……”

 

百年之后百年之后

 

       听闻此话,你的眼神中忽然间充满了凄凉之意,内心思绪不知如何理清,只能低头,不语。紫英感觉出你的思索之处,于是微微的叹了口气,“你……他们等你很久了,一定有许多话要说,我先回剑冢……”轻挥右臂,一把紫色巨剑横空而来,平稳停在他的身前。御剑之术,疾驰于天宇之间,瞬时,蓝色的身影消失不见。

       紫衣女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眉头轻皱,脸上哀伤之色难以掩饰。你懂紫英,所以,也就懂他离去之意。微微怅然,你回身走向自然的深处。青鸾峰的秀美是你未曾想过的,每踏一步,都可感受到这般如临仙境的美好。伴随着这情境,你最终还是找到了那个,寄托了你太多思念的木屋。信步走去,却忽地,看到了,屋前的两座坟墓。

 

…………

看样子,已不是近期,墓碑上,已经烙下了太多岁月的痕迹,却依然,看得出,有人无时无刻的细心打理,没有杂草,没有哀戾之息。坟茔前,是你不可忘记的那柄剑,蝴蝶双飞盘桓周围,何来伤悲。来到墓碑之前,看到上面镌刻的字迹“爱妻韩菱纱之墓”,望舒剑斜斜插在一旁。一瞬间,沧海桑田。你只能俯下自己的身子,伸出手,颤抖着,抚向望舒冰蓝的剑身……恍惚又似看到昔日那活泼的笑颜,

……突然就像是回到了多年以前,寿阳柳府的那个夜晚,眼前的人困在“千华灵幻之阵”中,大声对自己喊:“哼,你谁啊?凭什么把人当猴耍?还说无害,那些臭女人、臭灯笼打在我身上还不是一样的痛!”……“千华灵幻之阵对人无害的,没想到你们用了这么久才出阵”—— 出于县令官家,娴静端庄的你自带一份高贵,久居深闺别院,相貌倾城的你不带一丝娇滴。那晚的月光溶在你设的迷阵里,冰凉中带着一丝神秘,正如你转身之际带来的震慑。你,如梦似幻,玲珑璃心,这样一个女子,在这满园粉红之中,独留倩影凝聚在心头?

 

…………

 

平淡中又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神秘,如天仙般娴雅秀美的女子,秋水无波,但似看破万般红尘。肤润欺玉,颜丽胜花。此般佳人,天下无二。只要一眼,便迷上了……

 

至于这样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倒仿佛是没有关心,也没有人知道了。

 

    因为在和天河菱纱初见的时候,她没有热心,没有微笑,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留给对方。甚至到了云天河说去女萝岩抓妖一定很好玩,她也只是漠然地朝他们行礼之后,径自朝着厢房内走去。

 

   “柳—梦—璃”,柳府那夜,我知道了那个紫衣女子的名字。

有人感知你冰冷,在我看来,就是剧情后期出现的一句话形容最恰:有的人就是面冷心热。当柳波波认出菱纱就是女贼的时候,说带罪之身理应回衙门。这时候是你出来替菱纱解围。

 

 

    女萝岩底,那个叫槐米的家伙好像很喜欢你,你在对待槐米他们的时候是那么的温婉、乖巧,瞬间让我忘记了你的那种淡然,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此时也没有对他们下杀手,就连遇上剑仙他们,也编了个谎话来维护,看来找到了知音,你会心的莞尔一笑。随即改变了对天河和菱纱的之前态度。

作为一个凡人,你对妖物充满同情。你说,你不认为妖都是狰狞可恨的,万物皆是生灵,又哪里有注定的贵贱善恶之分呢?刚开始我以为你只是同情他们,对于妖的看法也与别人不同,别人都是认为妖是恶的,她却能从平等的角度来看待人与妖的关系。

 

…………

      在陈州,子夜时分,少了喧腾的市集,来往不绝的旅客商贾也早已不见踪迹,入夜的陈州城,被一阵冰凉刺骨的弦音袭来,一位神情淡漠的女子,任那悲苦的音符,从她指尖流过,唱着同样熟悉的歌曲,却已唤不回曾经的爱人,你心中是否怀疑,与菱纱天河的缘分,会如这琴音般戛然而止,因而久久不能释怀……,回味着忧伤的歌词,这句富含着淡淡忧伤的话语遍随之而出:“或许人和人之间的缘分,都是注定的……等到上天要收回的时候,连一天一刻都不会多等”……那团模糊不清的记忆在你脑海里回旋,你心里又是多么的恐慌,你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跟琴姬姐姐那样和天河菱纱分开……

 

..

      那年的即墨花灯会,至今想来,仍旧觉得很美。那时的山城,那时的夜色,满湖里隐隐约约的花灯,璀璨的烟火,像一场温暖而旖旎的梦,一簇簇的从天空华丽绽放。烟花在空中绽开美丽的颜色,黑夜不再寂寞,那短暂的温柔在空中作了极短的停留,然后消失。就像你都无法捕捉当初那个夜晚存在的瞬间……一路行走,一路歌谣,暖暖的月光,融化了冰块脸的心,四人的身影投在粗糙的石面上。欢声笑语间似乎还能听见你当初轻应誓言的柔颜。

“好了,说正经的,今天真是好高兴,但愿我们四个人,一生一世都有这样的机会聚在一起,做自己应做之事!”

“嗯,我也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只是那时的你,又怎会料到,小小的一个心愿,以后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实现……

 

   你的身世、你的族人、你的使命——双剑网缚妖界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如噩梦初醒般清晰地浮现在你的脑海里,你带着忧伤的神情,出现在天河的房间……那时,你扑入了天河怀中,把自己真正的感情倾诉而出……然后坚决地踏上了卷云台……随着剧情的继续,直到天河冲上卷云台找你,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不是凡人,而是妖……那么,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脑子里那团记忆恍惚浮现的时候,那么无助的你,那么困惑的你,谁又何曾知道?

 

..

 

 

     当这些在你的脑海里浮现,一切已经只能是回忆了,只是你的眼神,不复平静,隐着一丝忧伤……放的下?放不下?当得知自己是妖界的少主,面对着一起闯荡天下的天河和菱纱,还有以除魔为己任的琼华弟子慕容紫英,你又是那么的无助……人与妖始终是站在对立的一方,你最怕的就是与他们兵刃相向。

 

   直到最后天河进入幻暝界来寻你,幻暝界的重聚,聚不回往昔的欢乐,却聚来一场彻底的永别。漫漫被紫晶笼罩的周围下小,你以妖界之主的身份送他们离去,却徒留整座幻暝的孤寂伴你到千年万世。幽香暗溢,萦绕满怀。你把离香草囊和帝女翡翠一一归还,香犹在,人已非。身在幻瞑界时,一心想着重返人间已是不可能的事,却徒积沉沉的牵挂与愁情压抑心中——

“……你的弓,已经换了新的吗?”

“这……是菱纱带我去一个地方取的。不过,你送的,我也一直留在身边!以后也不会丢掉的!”

“……不必如此,若是旧了、不能用了,就扔了它吧……”

这是我觉得仙四里最伤感的一段话,你的言外之意就是让天河忘却你,和菱纱在一起好好生活……尽管你深爱着天河,尽管天河对你作出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的承诺,你最后还是决定放弃,选择离开,眼神是那么地坚定,却又带着深邃的忧伤,成全了菱纱,带给自己的是百年的孤寂相思之苦……

你背过身,嘴里轻吟的就是“谁言别后终无悔,寒夜清宵绮梦回。深知身在情长在,前尘不共彩云飞。”你敞开心扉地对天河告白,说出了心里话,让人体会到的不是淡淡的忧伤,而是痛彻心扉的撕裂的疼痛。

  

..

      “吱嘎”一声,几不可闻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眼睛回到屏幕上,紫衣女子抚剑的手忽然停下,身形一顿,回转过去。门扉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依然单纯率真的脸,只是双目紧闭。微风过处,你身上散发出独有的香味,这张脸的主人似乎也闻到了这熟悉的味道,一边深呼吸,一边露出一个嘴角上翘的表情微微闭着的眼,他还是曾经的那个天河。你起身,静静的看着他,恍如隔世……

 

..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